“中国符号学”和“国际符号学”的关系
2013-12-11 20:04: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中国符号学”和“国际符号学”的关系

------从索菲亚大会中国符号学圆桌会议的意义谈起

李幼蒸

 

   【小引:鄙译胡塞尔《观念2》(“现象学的构成研究”。中译本附保罗-利科的长篇导论。因在国外购赠不易,请有兴趣者注意网购),出版社告,将可于年底前出版。本书稿的主要部分是在《观念1》完成后作者立即着手继续撰写而大体就绪的,也属一气呵成之作(今天西方哲学界绝无此事。为什么?很简单,全球唯物质主义商业化时代人类的哲学思维能力已经全面下降)。但因本书的主题较“观念1”更为复杂,胡塞尔对于当时的结论不能满意,所以迟迟未能复印。这却是他倾尽全力完成的另一部力作,也始终含有于生前将其付印出版的意图,并多次在不同助手的帮助下企图使其达至满意程度加以付印,却始终未能如愿(此种严肃治学作风表现出何等“学为己”的仁学态度?我们作为仁学祖国的读书人能无愧乎?)。书稿是在战后才由比麦尔编辑加工出版的,结果产生了重要影响。有趣的是,二次大战期间梅洛-庞蒂曾到卢汶档案馆短期停留,阅读了此书稿。结果大为震动,回到沦陷区巴黎遂据其稿加以“创造性发挥”完成了自己的现象学专著,从此进一步推进了法国现象学运动。在此之前,萨特也曾于战前到柏林图书馆自修,(不知道他的德文到底什么程度)也在胡塞尔思想激发下立即创造性地发展了自己的法国现象学思想。两人均在巴黎沦陷时期潜心于治学(而到了战后和平时代则纷纷出山成了当时的“公共知识分子”,急于为人类提供他们在沦陷期间完成的关于人生真理之思考),完成了自己的法国现象学经典,此后据此(并辅以海德格尔思想理论)奠定了战后盛行一时的存在主义运动。当代法国这一重要哲学的兴起就是在德国原创哲学基础上经如此创造性发挥仓促而成的,这和现象学奠基人胡塞尔作风是多么不同!而且,两人均匆忙将现象学术语带入文学、戏剧、媒体、政治,(这样的治学风格不应当引起我们对那些打算将符号学术语胡乱散播于文化界的企图加以严肃警惕吗?)最终形成了“巴黎咖啡馆哲学”这样的国际时髦(国际笑话?)。保罗-利科有鉴于法国现象学欠缺严格理论基础,遂从翻译入手,曾在法国提倡“细读”胡塞尔(他一定知道萨特等根本就没有好好读过胡塞尔)。但四、五十年前风行于西方世界的“伟大存在主义哲学”尔今影响力安在?那么为什么那时却可以产生“发现了终极真理”般的影响力呢?答案之一是“高级炒作”之效(通过《现代》杂志,这些思想理论炒家将自己的所谓“哲学理论”,利用时人信仰缺失、不求甚解而趋附时髦的心理,传播到了世界文化学术界的各个角落)。别忘了那时真正的全球商业化时代还没有到来。等到二、三十年后全球商业化时代到来,再加上电子媒体和互联网的媒介革命所提供的“新宣传技术”,学术思想“炒作”就可从“高级”变为“中级”乃至于“低级”了。为什么人文学界,特别是其理论界,今日到处是“低级炒作”现象?文化学术商业化的必然效果!学人以学术思想为其职业求利手段,故可无所不用其极。这就是为什么国际符号学界也每况愈下的同一原因。今日依靠其“伪跨学科”身份和依靠跨学科的“三不管”地盘,符号学的理论话语本身就可大幅度地变成了“广告宣传术”!为什么“符号学广告术”或劣质“传媒符号学”今日可以以其如此轻浮的面貌照行于世?【他们将“利用符号学术语来服务于媒体运作”和“对媒体现象进行科学理论性研究”二者混为一谈,以此方式来混淆真伪,甚至于以前者来“取代”后者以期制造文化市场上的更多的追随者和更大利得】因为:全球人文学界职业化炒作中的唯利是图动机使然,加以今日电子广告术和商业化宣传所提供的最新“战术”经验(商场如战场,符号学的商业化也就必然导致此辈将符号学视作争名夺利的手段。其因此而导致的粗劣学术影响事小,其因此而带坏青年人的心术才是事大!)。于是,今日无论是中国符号学还是国际符号学,都面临着一个为符号学“正名”或“正本清源”的大任务。如果我们不为符号学正名而听任符号学广告术派利用“上下左右”并不清楚符号学为何物之学界混乱局面加以随意忽悠,符号学的正能量危矣!当然,魔可高一尺,道可高一丈。我们的符号学正名的理论发展需要,或许迟早要迫使我们采取长痛不如短痛的“切割术”。对!必须采取‘切割术’,国内外均应如此。让这些利用符号学名号进行国内外忽悠者们自成其一类吧。遗憾,我们虽然一再企图团结大多数,但是世间道理毕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相关热词搜索:中国符号学 国际符号学 关系

上一篇:再谈我们为什么要进行跨学科学术活动?
下一篇:“中国符号学与中国人文科学理论”

分享到: 收藏



陇ICP备09002697号-1 | © 06-12 符号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