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著作 > 正文

2013贵阳符号学论坛系列讲稿(谈中国符号学和人文科学的关)
2015-07-10 18:52:02   来源:   评论:0 点击:

【10谈中国符号学和人文科学】连载系列稿 1 前言 2 昆曲 3 电影 4 历史 5 哲学 6 文学 7 国学 8 汉学 9 总论人文科学和符号学 10。展望

 
 
 
 
1. 前言
                               
                  座右铭:符号学遵循的人文科学理性准则
   “语义清晰性,推论逻辑性,预测可靠性,效验实证性,评价人本性
 
实际上,在学术运作的治学态度和学术标准方面,我们符号学特别应该向科学家们学习。中国人文科学如果要朝向科学化方向迈进,就必须首先尊重科学实践的普适准则。为此,我们不妨以幽默方式说,中国人文科学学界也应进一步明确:从百年来的人文学术“人治方向”(治学为评比人际知名度高低)向人文科学的“法制方向”(治学为追求知识真理法则)转变。换言之,中国人文学界一定要从其“为古今中外名人树碑立传”的、一味向历史后方看的传统治学兴趣,向“为求科学真理”的矢志向前看的现代科学精神目标转移。人文学术的“名人本位主义”必然会把科学探讨蜕化为“评功摆好和个人崇拜”这样的肤浅庸俗活动,也就是把人文学术当作追求个人与集体的功利主义目标的工具。
 
第一届中国符号学论坛去秋在南京师大举行。我们非常高兴看到,今日推进前沿人文科学理论的单位类别,首先是各地区的师范院校!因此,绝对不要盲从人为限定的学术机构等级身份之规定,以及随之而来的对相关人员身份和资格的封建主义等级化之束缚。什么哈佛耶鲁世界排名表等等,岂非正体现了今日全球化时代的“商业化封建主义”的教育功利主义意识形态?中国仁学所说的“人能弘道”就是要高扬主体个人的独立主动创造精神,此种精神潜力,岂容外在的等级制度规范予以人为约制!换言之,没有这种超脱制度性限制的主动创新精神,就根本没有什么跨学科的符号学学术之实现可能!虽然首届中国符号学论坛是与第11届国际符号学大会同时举办的,但有鉴于国际符号学运动已从跨学科中心扩大到兼含跨文化中心的“双中心方向”(也就是东西学术世界齐头并进的大方向),以及考虑到各种相关实际问题,中国符号学事业今后必然采行一种遵循中国学术本位的大方向。此一大方向决不可由于盲目“与世界接轨”潮流而受到干扰和阻碍。但是同样鉴于符号学的跨学科本质,中国符号学事业所遵循的跨学科和跨文化的发展方向,必然也兼含中国和世界两大运作范围。只不过在学术实践运作的具体步骤和方式上不能简单化地将二者混为一谈而已。
 
请允许我在此再次重复一次相关问题的个人观察:为什么自然科学家并不考虑在学术专业实践中纳入各种“个人崇拜”因素?科学家个人的“荣誉”本身为一社会性行为,其评比活动本身不可能被纳入学科领域之内,其受誉事实也不可能影响学科本身之格局。为什么他们原则上可以只问学术思想的正误是非,一当个人的发明创造完成,任何个人的发明创造在知识领域内马上就变成了人类之“公共财”,即其研究成果可马上脱离开其创始者本人而被合理地纳入人类共同的知识体系内?反之,为什么在人文学术领域我们就非得处处关注于学人间的高低贵贱、历史位次问题,并因而导至人们直接通过对学术成果的认同而将目标转移向对成果创作者等级身份的认定上来?也就是将人文学术的最终目标直接间接地落实在对创作者的个人崇拜上来?(今日国内外人文界的各种被权势操纵的奖评制度则为强化体现此种遗风的途径之一)正是在人文学术界,我们听到了太多有关个人“伟大贡献”之类的夸张性赞语,殊不知,人文科学与自然科学不同,任何成就都明显地具有阶段性、实验性以及必须与时俱进的不断改进之必要性。哪里来的那么多古今中外“大师”和“权威”呢?人文学术实践,于是不是像自然科学界那样朝向于知识理论的有效积累本身,而是不免朝向于个人名利效果的“直接”经营(于是《论语》的“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之教,就被一些儒学家们公然违背仁学精神地曲解为“至死未成名即为一生耻辱”这样极其庸俗的儒教人生信条)。
 
当代以来由西方人文学界煽刮起来的虚无主义和非理性主义的人文学术理论风潮,把人文学界的“理论实践”变成了反科学的艺术类话语之随意编织术。此种社会文化风习使得本来就较自然科学的科学性相差极远的现代人文科学,进一步“去科学化”,也就是使得“人文科学”不得“晋升”为“科学”(这样才便于将此“被去势化”〔也就是“仅供玩赏化”〕的人文科学话语信手拿捏,随意利用,以遂成各种功利主义目标)。从而使人类对于社会文化、历史人生的思考进一步非理性化和使其仅具精神妆饰性功用。今日“正向的”符号学运动正应该是一种针对全球人文学界普遍蔓延的“人文学术非科学化或将人文科学文艺化”的流行思潮而产生的、为抵制其非理性主义而自发形成的一种集体性理性主义之觉识。因而,一国文明中之“代表性思想形态”再也不能任由“编故事”这类所谓“形像思维”的落伍的方式来轻率体现了。换言之,符号学运动应该与人文科学现代化、科学化运动齐头并进。在科技工商全球化的新时代,同时推进人文思想的科学化、理性化发展,此实为今日全球“环保危机”时代(其根源在于人类在全球化时代朝向追求物质生产第一、感官享乐第一的生存方式〔人生观〕本身)最重要的、却为全球先进国家所普遍忽略的特大目标。同时这也是中华文明从其物质财现代化发展方向扩展至“恢复高端精神建设方向”的重要契机。科学时代今日的“文明精神”必然要以人文学术思想的“科学现代化”为基础。为此,人文科学必须向自然科学学习,也就是必须朝向学术思想实践之理性化、理论化、精密化、实证化方向发展。为此一定要超出现代化以来的、以“做文献、编故事”方式为主的、受到国际大汉学支持的这种较低“理性含量”的阶段;新世纪的中国人文学术应该根本上从“资料经验”生产国转向“科学理论”生产国;为此,就首先需要以世界上高端理论的学术潮流为国际交际之对象,而不应该仅为了图一时(各种各样)方便地总是以世界水平上明显为“低端”的学术潮流为国际交际之对象。
 
中国符号学论坛,不仅是实际推进符号学学术实践的同仁团体,而且也是参与此一历史上空前的中西文明人文理论汇通探索的“实验平台”。我们并不期待能够于此短时间内即可达至可观的学术成果,我们的聚会目的甚至于不是“宣扬成绩”,而更主要的是为了相互学习、相互切磋。“论坛”是相互学习的平台,相互观摩的平台,相互讨论的平台,也是相互“学术辩论”的平台,当然也是“跨学科学术实践方式革新探索”的平台。只有通过不同学科间具体的交叉实践活动,我们才能增加人文学术方向方法方面革新发展的共同认知。同时,最后却并非最不重要的是:论坛也是我们体现和弘扬学人秉持和实行学术民主精神的平台;而论坛的更深刻涵义是:我们是在全球商业化支配一切的、到处不读人文理论书和严肃文史书的时代,勇于成为“少数读书派”者。由于是“光荣的少数”,也就更能体认到肩头上之“义重如山”!(2013-1-26)

相关热词搜索:符号学 人文科学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近期热门文章

关注我们




陇ICP备09002697号-1 | © 06-12 符号学